历史用“足球文”书写将变成这样

夏商周的球员,都是世袭的贵族。足球是富翁们的游戏,奴隶是没资格踢球的。足协的管理相当地松散,俱乐部更是自负盈亏。俱乐部发达,球员上琅琊榜,俱乐部破产,球员上封神榜。

到了春秋战国时期,一部分球员脱离俱乐部,成为自由球员,也不知道那时候有没有“博斯曼法案”。总之,大小诸侯俱乐部之间,球员经常跳槽。

在小诸侯俱乐部联赛中出名了,便会被大俱乐部挖走,像孙膑和范睢。也有吴起这样的渣男为了跳槽到大俱乐部而杀妻,也有勾践这样的降级球队老总为了冲超而卧薪尝胆。跳槽者中成就最高的当属苏秦,身兼六大俱乐部领队,筹办战国足协。

这一时期的球员,虽经常跳槽,但是都很敬业,拿人钱财替人消灾,非常职业。职业球员就是在哪家俱乐部效力,就为哪家俱乐部而战,甚至不在乎反弑旧主。

秦国商鞅变法,二十级军功爵位制让所有球员都有了成为球星的可能。只要平民出身的球员肯努力,超越梅西、C罗,拿金球奖不在话下。

大秦国家队没有关系户,球员凭实力上位,像王翦、蒙恬这样的球星都是靠战绩说话。因此,大秦国家队的实力非常强大,吊打六国联队不说,连匈奴国家队也不敢放肆。

而关东六国还是玩着挖墙脚、重金吸引球员跳槽的老把戏,挥舞着钞票,球星全靠买。

只是秦足协一届不如一届,后期搞得联赛大乱。球票涨价,盘剥球迷太狠,先有陈胜、吴广等球迷,后有项羽、刘邦等球迷协会大佬声讨。

汉足协初创时,一因为太穷,养不起大牌球员,二是在和西楚足协的友谊赛中伤退了太多主力,虽然赢了也被打残了。本来有一个球星叫韩信的,不太听话又被足协封杀。

汉国家队打不过匈奴国家队,就派女球迷去客场助威,其实挺丢人的。可暗地里,汉踏踏实实搞青训,通过几代人的努力,培养出了卫青、霍去病这样的顶级球星,总算带领汉国家队击败强大的匈奴队,闯进世界杯了。

国家队虽强,但是国内联赛一塌糊涂。为了能进世界杯,汉足协过于依仗大俱乐部,联赛内分为“外戚”和“内侍”两大官方俱乐部,其他地方小俱乐部都是附庸,亦步亦趋。

汉足协的人员任命、国家队的主教练都受制于大俱乐部,两大俱乐部争风吃醋,同城死敌,每每德比,场面非常火爆。

期间有王莽篡位,成立新足协,因为改革措施太过超前,动了太多人的利益而黯然下课。

当时的球员多是地方的小俱乐部在培养,球员大多以“举孝廉”的身份入选国家队。担心地方小俱乐部做大不好管理,地方俱乐部经常搬家。可搬家带不走球迷,失去了根基,这些小俱乐部实力大减,像人和那样玩着玩着眼看就要降级了。

只是汉足协还是没能抑制住小俱乐部的崛起,这些世家俱乐部还是做大了,以至于干掉了官方的大俱乐部,把持了联赛。

随着三国超级联赛取代大汉联赛,世家俱乐部足球成为主流。袁家这样的伪豪门被曹家爆冷淘汰出局,挺让球迷意外的。孙家的江东联赛也搞得有声有色。打着汉足协的名义,刘家也吸引了不少怀旧的球迷拥趸,炒冷饭兜售情怀。

诸葛家虽然没有组建俱乐部,却将优秀球员转会到各大俱乐部中历练。其初衷是广泛投资,降低风险。只是这些球员大多被主教练用废了,早早退役。最令人吃惊的是司马家,熬死了曹家队三任主帅。什么土帅洋帅,四十岁不退役那才叫帅。流水的曹家主帅,铁打的司马老贼。

司马家万万没想到,五支外来球队强行加入晋足协,搞得风声鹤唳,草木皆兵;晋足协分裂成南北两大足协。因为不限制归化,导致各种肤色的球员开始涌入球市,胡被汉化,汉被胡化。埃尔克森变成艾克森,比纯种的还爱国。

南北足协赛程密集,各大俱乐部凭实力说话,一些俱乐部不断破产、重组,优胜劣汰。经过几代归化球员的努力,归化球员的血统改造了球员的基因,球员身体素质显著提高,技战术水平也在密集的赛程中得到巨大提升。

唐足协的成立,彻底改变了国足孱弱的状况。唐足协的缔造者李家有归化血统,球员实力强大。这一时期的国足,堪称史上最强。现在亚洲顶级的日韩强队,不够那支国足塞牙缝的。在白江口球场,国足打得日本队老实本分长达一千年;至于韩国队,连他们的足协都强制解散了。

唐足协内部矛盾重重,陇西关内世家足球和寒门足球势同水火,足协高层人事变动频繁,甚至出现了罕见的女掌门。足协高层内耗,导致地方藩镇俱乐部的崛起。众多藩镇俱乐部实力强大,各路节度使各自成立足协,自封掌门,撇开唐足协搞起了联赛,一时间五代十国联赛办得有声有色。没有联赛,没有收入,唐足协末代掌门在贫困交加中被大火吞噬。

球员出身的赵家成立了宋足协,为防止更衣室有其他球员酣睡,宋足协的掌门赵家出台一系列新措施。不仅严防地方俱乐部做大,还控制联赛规模。除非有比赛打,否则球员都不知道主教练是谁;主教练也是临时指派,也不知道手下球员是谁。

“兵不知将,将不知兵”。球员不被重视,球队没什么战斗力,这样临时拼凑起来的球队,连世预赛40强赛都通不过,更不用说世界杯了。更有甚者,还发生过足协掌门全家参加奥斯卡典礼不归的事件。球星云集,却不敢重用,宋足协也成了史上最窝囊的足协。

元足协来自草原,北方球员又是天生的踢球者。只是元足协过于倚重北方球员,瞧不起南方球员。瞧不起也就罢了,元足协还一度解散了南方联赛,让众多球员无球可踢,球员只能写足球小说剧本解闷。元足协不仅限制球员踢球,还在球迷看球的路上设置关卡收费。忍了百年,球迷和球员实在忍受不了,于是联合起来将元足协做掉了。

明足协成立后,有鉴于元足协松散的管理,开始严格要求下面的球员。球员的地位高,收入却很低。有些球员不得已拿了灰色收入,损害明足协的利益。甚至有球员谋求重组足协,改变现状。狠狠惩治了这些球员后,明足协后来也睁只眼闭只眼,只要好好踢球,其他一概不管。

明足协一度收编了交趾俱乐部,同时派出官方球队下西洋打友谊赛,同时禁止球员私下打野球捞外快,一切收入归足协。在明足协的主持下,西洋联赛办得有声有色,足协官方受益无穷。

但这样一来无疑损害了球员的利益。收入不高,球员都指望打野球赚外快养家。于是,一个球员群体形成的利益同盟出现了。为了提高收入,球员开始坑足协,只要是官方组织的比赛,一律应付了事,出工不出力。后来,球员千方百计让明足协参加不了世界杯,甚至西洋足球锦标赛都放弃了。于是,成功举办了七届的西洋足球锦标赛,戛然而止。

费力不讨好的世界杯不参加了,意味着球员可以在自家俱乐部里混日子,还不用担心在世界杯上受伤丢脸。封闭中,明足协渐渐同世界足球脱轨,当其他强队满世界全场紧逼、高位逼抢时,大明国家队还在玩更换主教练转移矛盾的老把戏。

到了清足协成立,球员更是成了奴才,在自家一亩三分地自娱自乐。球员只要听话,比赛输就输了,进不进世界杯无所谓。当几十年都进不了世界杯,球迷也就麻木了。

落后就要挨打。终于,止步不前、自食其果的清足协在八国挑战赛中一败涂地,割让球场,出让门票收益,成为足球世界的笑柄。

Author Image
yabocom

发表回复

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。 必填项已用*标注